乱世王者壁纸
廣州人人搬家公司logo

 

廣州人人搬家有限公司(總部)

咨詢熱線020-85547390

與廣州搬家公司一起聊聊北京蛋屋搬走的故事

來源: www.2407396.com 作者: lh9696 發布時間: 2019-03-27 15:53:33 瀏覽次數: 331

    12月3日下午,戴海飛蝸居“蛋屋”門打開著,經媒體報道后,他已無法在此處安居。

    12月3日,北京海淀區成府路268號大院,戴海飛的辦公室,擺滿了各種模型和設計圖紙。他手里拿著的就是“蛋屋”的研究模型。

    12月3日晚上,北京海淀區成府路268號大院。戴海飛站在“蛋屋”邊,顯得很疲憊。他的房子馬上就要拆了。不,嚴格來說,是他的“蛋屋”要搬走了。在媒體關注、社會關注、城管關注之后,這名剛從湖南城市學院畢業加入北漂族的小伙子,失去了一個并不溫暖但屬于自己的家。他要重新尋找棲身之地。在這個呵氣成冰的夜晚,這個憑他父母的收入“可能要兩三百年時間”才能買得起房的城市。十多人一陣吆喝,那顆著名的“蛋”被裝上卡車,送往一個外人不知的地方。

此地,歸于平靜。“以父母的收入,買套房起碼要兩三百年” 3日下午,成府路268號大院,戴海飛“蛋屋”大門敞開。顯然,房間里已經被人“蹂躪”木地板上,踩滿了來自四面八方的腳印,床上,被子攤開,大多數來訪者,都想嘗嘗坐上“蛋床”的滋味。粉絲們熱情高漲,希望和偶像見個面、聊一聊。媒體也希望能采訪他。但是,戴海飛不愿露面,躲在4米外的辦公樓里。他說,只希望這個事情快點冷下去。

     24歲年紀,一幅娃娃臉,讓他顯得比實際年齡更小。一夜成名,他似乎很不習慣,眼圈有點黑,掩飾不住疲倦。

“不想蟻居在城市偏遠的角落,不想把辛辛苦苦掙來的工資給了房東,不想每天花兩三個小時用在擠公交車上,但,在高房價的現實面前,所有的希望全都落空了。”戴海飛“造蛋”,源自一個簡單的理想,“我想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,不必太大,能遮風蔽雨就行。”幸運的是,他有這個條件,也趕上了機遇。他在大學里學的是建筑學。去年,他到北京這家公司實習,參與了一個叫做“城市下的蛋”的作品設計,這個設計,主題是為流動人口服務。他當時就萌生了一個想法:畢業后,自己不就成流動人口了嗎,這個設計,用在自己身上挺合適。今年7月,面臨畢業,戴海飛將想法告訴給了專業老師湯斗斗。         湯老師很支持:一個建筑學專業的應屆生,靠自己動手解決住房問題,想法不錯。于是,他從工作室調配了幾名學生,幫 戴海飛一起造蛋。至于這個蛋會怎樣造,會造成什么樣子,湯老師沒有介入,當時,他去了西藏。

兩個月后,蛋造出來了,鋼架結構,主體材料是益陽當地遍布山野的竹子。湯老師回到益陽,看到這個基本完工的蛋:“具體操作還是有些創意的。純手工制作,并不容易,正因為是純手工,所以,技術上并不成熟。可能,正是這種不成熟帶來的草根味道,才是它吸引公眾眼球的關鍵。”戴海飛正式開始上班了。他租了輛卡車,帶上“房子”,前往北京,并將“房子”安置在公司所在地大院里。這間“房子”,制造花費6000多元,運輸3000多元,總計大約1萬元。

       他說,父母很想幫他買房,但是,父親在建筑工地干活,母親是一家公司的清潔工,“以他們的工資水平,在北京買套房,起碼得兩三百年”。他曾勸父母辭工,但他們不愿意,總是說要存錢幫兒子買房娶媳婦。正處在暴風雨中心,隨時都可能被折斷” 10月份,戴海飛正式入住“蛋屋”,過了一段優哉優哉的生活。

這里,離辦公室很近,平地距離4米、臺階29級,不用擠公交,不用付房租,電費水費都省了房間使用太陽能照明,如果要用水,拿個桶去辦公樓提。只是,房間保溫性能不是太好,3日下午3點,北京太陽高照,“蛋屋”溫度計顯示,這里只有5.5℃。院子里突然出現一個“蛋”,曾讓物業公司不滿,不過,他們還是容忍了。鄰居們說:“草地上突然多了個這樣的東西,覺得挺好玩。”如果“蛋屋”沒有被公布到網上,戴海飛可能還是像往常一樣,上班、下班、休息。

但是,他發在“豆瓣”上的一篇博文,讓這一切都改變了:“我現在正處在暴風雨中心,隨時都可能被折斷,也請大家一起來跟我面對,請你們體諒我,支持我,也求上帝給我一顆清靜的心來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。”

“蛋粉”擁了過來,有學生、記者、商人,還有外國人。一位金發碧眼的美國女郎,圍著“蛋屋”看了個遍,發出一聲感嘆“It"s amazing!”(太驚奇了),他男朋友站在一邊,訕訕地笑。一名路透社記者拿著“炮筒”,對準“蛋屋”每一個細節,頻頻按動快門。多數人是來看稀奇的,也有人為商機而來。

       趙貴海(化名)在北京一家投資公司任職,看到“蛋屋”新聞后,立即趕來實地考察。他說,“蛋屋”點燃了自己埋藏心底多年的夢想。“那時,我想用稻草造房子,稻草是壓縮過的,不漏水不透風,比這個更保暖,遺憾的是,計劃沒有付諸實施。”他說,很想與戴海飛談合作推行“稻草屋”的計劃。然而,他在樓下等了很久,戴海飛始終躲在辦公室沒有露面。

      城管部門也關注起“蛋屋”來了。戴海飛所在公司的一名技術顧問說:“城管來過幾次了,說要我們出具一個證明,證明這個蛋是搞研究用的,不是用來住的。”由于來訪者太多,物業公司遭受的工作壓力陡然增大,他們對這個“蛋屋”也頗有微詞。“過段時間,可能會在公司旁租個房子” 網上評論都說,這是草根用行動對高房價的一種抗爭。

      戴海飛說:“我不想大家娛樂化消費這件事。這個"蛋屋"只是一件設計作品,只想解決我自己的居住問題。哪里知道現在會扯出來這么多問題。”他的老師湯斗斗也說:“關注度太高,對他來說不是個好事情,他現在還沒有那么多東西給人看。他的閱歷、知識儲備還不夠完善。突如其來的關注,會讓他心浮氣躁,不能安心工作。我不希望他被"棒殺",也不希望他被"捧殺"。”戴海飛在造“蛋屋”之前,也曾因居住問題做過“出格”的事。

     讀大一時,學校安排他們住新公寓,一個學期后,學校讓他們換到一個條件不是很好的宿舍里,同學們不愿意。戴海飛是班上學習委員,起草了一份不同意換寢的申請,并找同學簽名。最后,學校發出“最后通牒”天黑之前不搬走,將嚴肅處理組織者。棒喝之下,事情才得以解決。大一下學期,戴海飛還開過奶茶店。“開張前一個月,每天跑市場買材料,把市區大小角落都逛遍了。每天要處理的事一大堆,過得很忙碌,憧憬店子慢慢開大,還是挺開心的。經過一個月準備,店子還是開起來了,但生意不是很好,基本每天能保本,慢慢的,熱情褪去,店子也就關了。”

      制作“蛋屋”時,他也是熱情高漲,但是,當“蛋屋”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后,他有點糾結,熱情“不得不”褪去。

12月3日晚上8點,“蛋屋”被悄然移走。他公司的說法是,會將這件作品保存起來。公司內部人士透露:“目前,"蛋屋"還有很多技術性的東西需要完善,比如垃圾處理、保溫問題、與外界環境的融合等等,所以,我們不會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樣進行批量生產。”

       對于這件凝聚了自己心血的作品,戴海飛有點不舍,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:“這幾天,我就睡朋友那里,過段時間,可能會在公司旁邊租個房子。”

乱世王者壁纸 ag时间差漏洞 打击大陆黑庄6码中特 内蒙古时时走势图 近期电子送彩金网址 爱学赢网站 网络mg电子游戏 做爱日本美女 北京塞车网站 杭州按摩包吹联系方式 北京pk10官方走势图 win7古典美女壁纸 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乐透型c515单式怎么查 叶小姐广州按摩q